2009年10月17日星期六

美少女清潔公司

  轉角處的那間店面,是我們社區這陣子最流行的話題之一。

  那裡本來是超賺錢的便利商店,租約到期後卻被別人用更高的租金搶走了。大家都很
難想像漼漉滭澈,褌裫裳裍這年頭還有哪個行業會比便利商店更有賺頭。

  更有意思的是,新的承租人並沒有馬上開張。先是有建築師、室內設計師來探勘、丈
量嶄嵺嶁嵼,睯瞍瞂睿之後是一系列大刀闊斧的修改和增建。如果我是房東,一定會氣得跳腳馬上告房客毀
損建物。不過詭異的是銩銚銠鉻,夢奪奩奫那個房東每天仍是笑咪咪地晨跑經過,一點都沒有發怒的意思。

  讓大家充滿疑問與期待的神秘裝潢蜱蜥蜜蜾,舔舞艋艵一直到半年之後才宣告完工。當布幔撤下來的那
一天,社區裡所有空閒的居民全都出來圍觀了………

  居然是一間清潔公司。

  雖然社區裡有許多豪門大宅、高級公寓,但有錢人多半都已經聘有外籍勞工、或是簽
約給清潔公司負責了。

  這家公司……實在不知道那老闆在想什麼。

  清潔公司的門面並不重要,何苦要和便利商店搶地段呢?害我想買個紅茶都得多跑五
十公尺……



  那間店開幕的當晚,我坐在家裡,玄關傳來了門鈴聲。

  我以為是來收有線電視費用的,套上拖鞋就啪噠啪噠的去開門了。

  門一打開,我就呆了。

  我靠!這收費員怎麼這麼漂亮啊?

  「您好………請問是陳先生嗎?」輕盈悅耳的甜美嗓音,從美少女誘人的紅唇裡綻放
出來。

  「不好意思這麼晚來打擾…」美少女輕輕點頭,「我們是附近新開幕的清潔公司,想
為您做一些簡單的介紹,請問您有時間嗎?」

  有!當然有!就算我現在忙得要死,也一定會擠出趕投胎的時間給妳啊!

  哇靠…這年頭的業務員都長得這麼美啊……

  「嗯……您府上的暖氣有點熱呢………」美少女走進玄關,一邊脫下那件長大衣。

  當我鎖上門轉過身來,我又一次呆掉了。

  褪下大衣的美麗女孩,只穿了一件露背的連身短裙。光滑柔細的肌膚、曼妙絕倫的曲
線,將她姣好的身段暴露無遺。

  女孩將大衣吊到帽架上,然後細心地調整肩帶、對著小鏡子梳理髮型。接著將鏡子收
到手提袋裡,然後背對著我,筆直地彎下了腰………

  短短的裙擺,隨著她又圓又翹的屁股上提……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我好想蹲下來啊!好想就這樣看進她的裙裡……可是她就站在我身前,我的視角偏偏
還看不到她裙擺下的春光………不過看著她白晃晃的大腿,我的肉棒已經在褲檔裡繃緊了
………

  「啊………不好意思………擋到您了………」她站起身來,側身讓我走過。然後她轉
了半圈,面向門口,又是保持雙腿筆直的彎下腰去!

  看著那對眩白光滑的美臀,我的腦袋已經完全當機了。蕾絲花紋的內褲緊緊陷入她的
股溝,將兩片微凸的嫩鮑裹成一種瑰麗的圓弧。

  我如醉如癡。兩隻眼睛來回掃視著她修長粉嫩的美腿、還有吹彈可破的芳臀。

  「陳先生……」女孩仍然彎著腰,俏臉回眸,甜甜一笑。「不好意思……這拉鍊好像
卡住了………能不能請您幫忙一下呢?」

  我義不容辭。

  走上前、半蹲半跪在女孩的迷你裙下,一手扶著她光滑緊緻的小腿,另一手嘗試拉開
短靴的拉鍊。她的嫩臀和大腿就在我的鼻尖前五公分!

  拉鍊的確是有點緊。

  不過並沒有壞。

  我的鼻子緊緊頂住她半透明的內褲,深深地吸氣……

  好香!處子的幽徑傳來淡雅的芬芳,雪白的肌膚就像是春天的花瓣,勾引著吸蜜採粉
的狂蜂浪蝶………

  「………啊………」女孩兒忍不住呻吟一聲,「……陳、陳先生……………」

  我輕輕拉下拉鍊,溫柔地將她一對美腳逐個捧出。她把一對短靴靠攏排好,我則趁機
在她的小穴,隔著內褲舔了一下!

  「嗯~~~~~~~~~」

  「陳、陳先生……先、先讓人家……為您分析一下環境好嗎?………」美少女無力地
撥開我黏在她大腿上的手,直起身來。

  「我們………先從樓上開始看起好嗎?」女孩兒撫著胸口,微喘著,一邊撫平被我掀
起的裙擺。

  我攬起美人兒的纖腰,領著她走到旋轉梯前。擺出紳士的禮儀,請女士優先。

  她輕輕啐了一口,半嗔半怒地橫我一眼,裊裊走上樓梯。一開始還摀著身後的裙擺,
不過想到剛剛已經都被我看光、舔過了,她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的了。

  「陳大哥,」她紅著俏臉,低著頭,「你平常都對女孩子這樣的嗎?」

  當然沒有!我平常對女孩子規矩得很,絕對是君子風度、彬彬有禮的。

  「哼!貧嘴!人家才不相信呢!」她重重地踏在階梯上,不過動作仍然十分優雅。「
人家今天本來只是來介紹業務的,結果連收費項目都讓你提前享用了……」

  「說!你要怎麼賠給人家?」

  賠?當然要陪!就讓我犧牲睡眠陪妳一晚上吧?或者兩個晚上也可以………



  女孩兒名叫睫羭,今年讀高二,在清潔公司打工。

  之所以選擇這個工作,當然是因為薪水很高。雖然衣著必須非常暴露,但跟其它地方
show girl的打工比起來,這裡還是輕鬆又好賺多了。

  「show girl很辛苦呢,時薪很低,又不穩定。」睫羭嘟著小嘴,「而且會
被偷拍、又會被毛手毛腳,要不是真的很缺錢,誰會想去當啊…」

  呃………妳來這裡還不是一樣會被偷拍、會被毛手毛腳……

  「才不會呢!契約上嚴格禁止性騷擾的,也不可以拍照或錄影。」睫羭惡狠狠地在我
手臂上捏了一下,「只有你這個大色狼啦!人家都還沒解說,你就直接進展到違約項目了
!」

  睫羭很快把房子內部情況看完,和我坐到客廳的沙發上,面對面。

  短短的裙擺完全陷入了鬆軟的皮面,睫羭娟秀的大腿幾乎全裸。雖然她兩腿夾得緊緊
的,我還是能輕鬆直視她誘人濡濕的小穴,而她也沒有禁止我色瞇瞇的目光。

  「臭色狼,這就是我們公司的定型化契約……」睫羭取出一張A4雙面的紙張。她對
我的稱呼已經從陳先生、陳大哥、演變成臭色狼了。

  「基本消費一千圓,不同類型的女孩再分別加上一定的成本………」

  我看了看表格。為什麼女高中生比蘿莉還貴啊?

  「女高中生比較搶手啊……」睫羭沒好氣地白我一眼,「因為客戶數量比蘿莉多很多
,所以價格就被拉高了。蘿莉雖然來源不多,成本昂貴,但小學生還是比較好騙的,不需
要給她們太多的分成……」

  哇塞……我看看………睫羭妳的價格是……
  基本費一千圓。
  女高中生,加兩千五。
  身高……妳有一七○吧?那又要加五百………
  及腰長髮………加五百……嗯,劃算啊!像妳這麼漂亮,頭髮又這麼美,不貴不貴…
  髮型……簡單髮型不加價…
  天生媚骨………睫羭妳應該是吧?加兩千!天哪!怎麼這麼便宜!才加兩千?!

  「……色狼……」睫羭顯然沒料到我的反應。「加兩千還不算貴呀?」

  當然不貴啊!天生媚骨耶!就是加個兩萬也不過份啊………

  「……色狼……」睫羭的酥胸不住起伏。「……色狼……你確定嗎?如果我們公司把
定價調高……」

  嗯………仔細想想。如果像妳說的,只能看不能那個的話……呃………

  只能看啊………還不能摸?一摸就要加錢?呃………是有點貴………

  「哼!」睫羭又狠狠地掐了我一把。「知道你剛才有多過份了吧?臭色狼!那都是人
家的薪水耶~」

  「不過………」睫羭有點黯然地低下頭。「人家……人家………沒有通過媚骨的測試
………」

  「天生媚骨……要求很高呢………」睫羭的美目微閉,睫毛輕輕眨動,「………人家
………只差一點點就通過了………」

  啊~~~那種測試哪有準的啦!我說妳是,妳就是!以後我找妳幫我清潔,價格都照
天生媚骨的算!

  「真…真的嗎?」睫羭晶瑩的妙目裡滾著淚花,「可是…可是………公司的規定……
……」

  我二話不說,直接拿筆在契約書上填寫了。綁定一年。每天都由睫羭負責我家裡的清
潔工作。

  天生媚骨的錢我另外付給妳吧?這部份妳也不用再跟公司拆帳………我認真的說。

  「色………色狼………」睫羭輕輕啜泣著,兩行清淚流淌過她嬌嫩的芳顏。「這……
你…………你對我……真好…………」



  睫羭從小就有吸引男人的天賦。自從生父過世,母親改嫁,她就生活在後爹每天色瞇
瞇的目光中。

  可憐的她每天想盡辦法早出晚歸,深怕被這位名義上的爸爸逮到機會強姦。

  一個中學生,除了偶爾謊報年齡當show girl,實在沒有太多賺錢的機會。

  幸好她長得高挑、容姿秀麗、再加上天生媚骨,出場機會比很多大姐姐還要多。

  這些年來她自己攢學費、攢補習費,一邊念書一邊工作,實在是太辛苦了。直到最近
才找到這個清潔公司的工作。我簽下的契約可以讓她不愁吃穿直升到博士班,也難怪她會
這麼感動了。

  睫羭……其實妳和我最小的妹妹同年呢………我嘆了一口氣。

  睫羭,妳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吧?賺錢不容易,不要再另外租房子了。我誠懇的說。

  「色……」睫羭淚眼婆娑、梨花帶雨的模樣,更誘人了。「陳大哥………」

  一夜無話。

  隔天,我就開著跑車幫她把所有家當搬過來了。原來的房子押金只退一半,我也偷偷
幫她補上了,因為是我跟房東交涉,所以她不知情。

  「陳大哥……」睫羭緊緊挽著我的手臂,一對美乳壓得我好舒服。

  「陳大哥,我以後就叫你大哥好嗎?」她輕輕搖著我的手。「哥~~大哥~~~」

  說真的。自從知道睫羭和我小妹同年,我對她的慾念就降低了一點。

  嗯,當然啦,所降極其有限……畢竟睫羭實在長得太漂亮、胴體又太誘人了………

  哦,對了,關於睫羭每天的薪資……我還是得算個清楚的。畢竟這還是要繳回給清潔
公司,公司之後再跟她分成的。

  之前算過的部份是四千五。另外還要再加上:
  水手服、兔女郎服等,五百至一千圓不等。
  短裙長度如果是膝上三十公分,加一千。
  裙子裡面如果穿丁字褲……加五百。
  大腿襪…加五百。吊帶襪…加七百。
  她那天來做業務簡報時穿的高跟短靴,要加兩百五。
  每天的清潔工作,一個房間加五百。我家有十個房間、六個浴室、兩個廚房、兩個客
廳……算起來是一萬九。

  按照契約計算‧清潔公司平均每天從我這拿兩萬六以上,然後我另外單獨給睫羭三千
塊的零花錢。

  「哥………三千塊………太多了啦……我每天只花五、六十塊而已………」

  不多不多。我嚴肅地說。妳們公司有眼無珠、管理不當啊!像妳這樣天生媚骨的大美
女,加三千都嫌太少啊……不過既然妳是我妹妹,那就委屈妳一點好了……三千就打發了


  噗嗤。睫羭被我逗笑了。其實她也知道,公司的測試有點運氣性質。如果那天她不是
剛好經痛、又倒楣抽到下下簽,應該能通過媚骨測試的。



  「哥~~~起床嘍~~~」

  自從和睫羭同居,我就過著既幸福又悲慘的生活。

  幸福的是,睫羭在家裡都穿得很隨便,美腿、酥胸任我品評,偶爾還會小露乳頭、掀
個裙子的讓我爽一下。

  悲慘的是,她連一個指頭都不讓我碰。自從搬完家以後,她就實打實算的,每天紀錄
我該付給公司的費用。而肢體接觸……那是要加錢滴!為了幫我這個好哥哥省錢,她堅持
我只能動口不能動手,絕對禁止吃她豆腐………

  嗚嗚嗚………我苦命啊我………

  「哥~~我今天想綁個複雜又性感的髮型耶~~可是你要多出五百塊哦~~」

  「哥~~~今天我穿長一點的裙子好不好?幫你省一點錢………反正你都躲在樓梯下
面偷看人家的大腿嘛……反正一樣看得到~~」

  「哥~~~你看~~~人家今天的裙子………很特別哦~~~」

  呃?特別在哪裡?我怎麼看不出來?

  「這件裙子,是傳說中的鐵壁短裙哦~~~」

  鐵壁短裙?難道是那個……就是那個………

  「是啊哥~就是那個永遠看不到內褲的鐵壁短裙~~不管我再怎麼跳、怎麼跑、怎麼
掀裙子,你都看不到人家的內褲…………」

  怎麼可能!鐵壁短裙可是神話之中的二次元專有物啊!現實世界中怎麼可能存在?!

  「是真的呀~~因為…………人家今天沒穿內褲嘛,你當然看不到嘍~~~」

  睫羭話一說完,就緊緊掩著裙子逃回房間了。連一點點的偷窺機會都不留給我………
嗚嗚嗚………

  我好想看傳說中的鐵壁短裙啊………尤其是睫羭那赤裸裸的誘人下體………



  我的生日那天。

  睫羭瞞著我,用她已經累積了不少的私房錢,幫我雇用她們公司的一對雙胞胎美女。
窈窕的身材、照鏡子一般的兩張絕美容顏、通過公司測試的超高分媚骨。

  她們進門時全身上下裹得緊緊的,完全不裸露,但勾魂的魅力卻直接讓我的肉棒高高
挺起。而當她們一寸、一寸地解開衣物、秀出嫩白的肌膚時……我的肉棒居然不由自主地
射了!

  這就是天生媚骨的魅惑力!

  雖然我是因為太久沒噴發、精蟲上腦、而且只射出從精囊溢出來的那一小部份……但
我不得不承認,這對雙胞胎整體來說比睫羭更是迷人。

  或許如果分開她們,任何一位都比不上睫羭。但雙胞胎的特殊性讓她們產生了一加一
大於二的神奇效果………甚至達到一加一等於三、一加一等於四!

  再加上……睫羭長久以來帶給我那只能看不能吃的,性慾無法滿足的高強度壓抑……

  這天,我狠狠地射了。射在姊姊的嘴裡、射在妹妹的乳溝裡。又或者是射在妹妹的嘴
裡?射在姐姐的乳溝裡?

  總之,這天我從早到晚噴發了N次,把兩姐妹的腸胃和食道都灌得飽飽的。

  可是我心裡卻好空虛。

  一邊幹著孿生的美人兒,我心裡面想像的卻是睫羭的嬌顏。

  想像我噴發在睫羭的櫻桃小口裡。

  想像我噴發在睫羭的峰巒疊翠中。

  想像我注入那未曾謀面的蚌唇間…………

  是夜。

  送走了雙胞胎,我輕輕叩響睫羭那緊閉了一整天的房門。

  門開了。

  睫羭哭著撲進我的懷裡。

  隔了好幾個月,我總算又觸碰到她絕美的胴體。

  「哥~~~~」睫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今天……要了我吧!」

  「我好嫉妒那兩位姐姐………」

  「我好後悔………我不應該送她們………我應該把自己送給你………」

  「哥………」

  「要了我吧………」睫羭的雙眸都紅腫了,卻仍然非常性感。

  「哥………人家的第一次……第二次………人家的每一次………都要獻給你!」

  我的肉棒又舉槍上瞄了。

  雖然經過一天的征戰,疲累不堪,卻又在睫羭的無上魅力下……復甦了。

  小妹,先洗個澡吧?我說。

  我總得讓肉棒先緩口氣啊……我心想。

  「嗯…………」睫羭的嬌軀完全癱軟在我懷裡。哭了一天的她,此刻已經完全沒有力
氣了。

  我抱起睫羭,走下樓,將她放到沙發上。

  老婆,老公要用獨門技巧幫妳服務哦!妳先歇會兒~

  我輕輕跪下,吻上睫羭的唇。少女的香舌很快就拋棄了矜持,和我嘴裡的長蛇盤纏大
戰、如膠似漆。

  老婆,讓妳看看老公超強的舌技!

  我離開睫羭依依不捨的小嘴兒,舔弄她的耳朵、探索她的頸項。沿著香肩、鎖骨一路
往下,我完全不用手,只靠舌頭,解開她襯衫的釦子、放鬆她緊裹著雙峰的束縛………

  胸罩的彈性隨著她青春豔麗的椒乳,啪一聲地,拍打在我的臉上。

  睫羭的乳房………粉紅色的乳暈、略為深色的蜜豆………好美好美………

  我咬住睫羭早已勃起的乳頭,擠壓、扭轉,催動她早已動情、一直在燒柴加火的性慾
………

  「……嗯……………哥~~~~嗯……………嗯………啊………………呀…………」

  「………嗯…………啊……………討厭…………好癢………嘻嘻………………」

  「……唔…………啊…………啊……………嗯……………嗯…………嗯……………」

  我用牙齒將她的胸罩完全褪下,把襯衫的衣擺咬回來,輕輕蓋在她快要著涼的胸前。

  我的牙齒和舌頭繼續往下,解開短裙的扣子、拉開裙邊的拉鍊,一點、一點地將裙子
咬開、脫下……

  嫩白的芳臀、修長的大腿、一吋一吋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睫羭………妳真美!我情不自禁地讚嘆。換來的是美人兒嚶嚀一聲的嬌啼。

  「哥………你好壞呀………這樣逗人家………人家………現在…好想要……………」

  還早呢~嘿嘿嘿~~~還沒洗澡呢,至少要讓老公先把肉棒洗乾淨吧?

  「哥………讓人家來為你清潔吧…………求你了………人家在公司學過的………」

  睫羭掙扎著要下來,幫我口交。不過她實在是累壞了,一點體力都沒有了。

  拗不過她的哀求,我半趴半跪到沙發上,將肉棒送到她嬌小的嘴裡,讓她吸吮、舔弄
,噬咬著………

  我伏下身子,繼續我舌頭和牙齒的大業。

  睫羭今天穿的是可愛型的棉白色內褲。大概沒想到今天會獻身吧?不然她應該會挑一
件更性感的。不過在此刻我的眼中,卻覺得這件內褲比丁字褲更誘人、比綁帶鏤空的情趣
內褲更能添發我的慾火。

  睫羭的小穴口已經濕了。白色的布料沾染成微微的透明,也透出下面香氣四溢的淒淒
芳草。

  對準小穴,我用力地吻下去!

  「啊~~~~~~」睫羭嬌呼一聲,「咳、咳、」

  「…哥………咳…………討厭~~~你害人家嗆到了啦~~~~討厭~~~~~」

  聽到睫羭的撒嬌,我對準陰蒂的尖端輕輕一咬!

  「………呀~~~~~~~~~~~」「討厭~~~啊~~~~你好壞~~~~~」

  隔著內褲,我一邊舔弄睫羭越來越濕的穴口,一邊逐漸將內褲咬開。

  「……唔…………嗯…………嗯…………啊………………啊………………」

  睫羭輕輕扭動著腰枝,配合著我褪下她內褲的動作。

  「………嗯………啊…………哥………你好變態…………好討厭~啊~~~~~」

  內褲緩緩離開她圓圓的屁股和下體………美人兒在沙發上扭動著………

  「……啊…………呀…………啊……………啊…………嗯…………啊……………」

  內褲沿著大腿,緩緩滑向睫羭的膝窩………

  「……哥………別……別再逗人家了…嘛………啊……………呀……………啊……」

  睫羭輕輕地踢腿,那件小巧的內褲這會兒就只掛在她的一隻腳腳踝處了。

  我轉身爬下沙發,細心地橫抱起睫羭,舌頭一邊適時地舔弄她的嫩鮑……

  赤身裸體的來到浴室,一邊保持對美人兒的攻勢,一邊扭開水龍頭放水………

  一口熱水、一口冷水、一口熱水、一口冷水。美人兒的小穴一緊、一馳、一緊、一馳
………

  聽著睫羭一聲浪過一聲的嬌啼,似乎這冰火九重天對女人也是同樣的銷魂呢!

  「……啊………啊…………喔天哪…………噢…………噢…………呀………………」

  「嗯………嗯………啊!…………啊!………………啊…………呀……………」

  「喔………哥…………啊…………好…………好棒啊…………啊…………呀………」

  老婆~我在她耳邊輕輕喊著。睫羭,我親愛的好老婆……老公要進來囉~~~

  我扶著女孩兒,讓她坐在浴缸旁邊。一手拉起她的長腿、架到我的肩上。再拉起她另
一隻長腿、再架到我的肩上……

  對準美人兒早已泥濘不堪的穴口,我的巨炮用力前頂!

  「啊~~~~~~~~~~~~~~~」睫羭的尖叫裡有痛楚,有嬌羞、似乎還混合
了一點點的興奮………

  「呀~~~~~~~~~痛~~~~好痛呀~~~~討厭~~~哥好討厭~~~~」

  睫羭的雙腿自然而然地滑落,夾住我的腰。我溫柔地扶起她,深情擁吻。

  「唔……………」

  初嘗性愛滋味的香舌,比剛才在沙發上更熱烈了。

  「唔……………………」

  睫羭忽然間輕輕一咬,正咬在我的舌頭上!我痛得流出淚來!

  「臭哥哥壞哥哥!」睫羭狡獪地一笑,「把人家弄得那麼痛!」

  「唔…………………」

  睫羭的嘴又被我封住了。

  浴缸裡的水已經滿了,沿著邊緣,開始流了出來。

  我抱起睫羭,兩個人一起浸泡到溫度適中的泉水裡………

  老婆,我要動了喔………

  我的肉棒緩緩抽動………

  「嗯……………啊………………啊……………嗯………………」

  睫羭緊緊蹙著的柳眉,漸漸放鬆了。

  「嗯………………嗯…………呀……………啊……………嗯……………嗯…………」

  「……啊……………感覺…………好奇怪……………嗯……………啊……………」

  「………啊……………嗯…………嗯……………啊…………呀…………呀…………」

  有足夠的淫水滋潤、加上浴缸裡的溫泉水,我逐漸加大了力道,一邊欣賞著睫羭不斷
晃動的美乳,一邊享受著她緊窄幽徑帶給我的收束和刺激~~~

  「嗯…………唔……………………嗯……………嗯……………嗯……………」

  「呀…………啊………啊……啊…………啊~~~~~呀~~~~~呀~~~~~」

  「啊~~~~~嗯~~~~~~嗯~~~啊~~~~~嗯~~~~啊~~~~」

  「啊~~~~~~~~~~~~~~~」

  睫羭洩了!我可以感覺到那異樣的溫度,澆灌在我本已操勞了一天的龜頭!

  我虎軀一震,肉棒一抖,也射了!

  「啊~~~~~哥~~~~~噢~~~~人家~~~啊~~~~好~快樂~~~~」



  由少女變為女人的睫羭,由裡至外、從頭到腳,都散發出無比強烈的驚人誘惑!

  淺淺的一笑、美目四顧間輕輕的一勾,就可以輕易讓任何男人舉槍上瞄,立刻噴發!

  上學、放學我都得親自接送,風雨無阻。不然穿著制服裙的她,在公車和捷運上根本
動彈不得,一上車就會被癡漢的怪手摸遍全身。

  上補習班前睫羭都得換上長袖長褲、披上寬鬆的大外套,才不會被男同學騷擾。而即
使如此,她在補習班收到的情書還是以前的兩倍多………

  女子高中的班際合唱比賽上,睫羭身為指揮,在同學的強烈要求下,穿上露出一半大
腿的迷你裙……而指揮,是要站在舞台最前端的,秀麗的裙下風光讓台下的男老師們鼻血
不止。而比賽過後睫羭也開始收到學姐、同學、學妹們火辣辣的情書……



  ………………………………………………………………………………



  一道刺眼的光線射入我的瞳孔。

  我茫茫然地睜開眼睛。

  我的腦袋…枕在什麼東西上面?……哦,是女孩的大腿。我正躺在清潔公司的夢境輕
潔倉裡,眼前可以看到服務員高聳的雙乳,還有那兩座山頂間直射而下的燈光。

  「陳先生,您買的兩節時間已經到了,但是還有一些沒有清洗完成……請問您要繼續
清洗嗎?」

  哦。我看看手錶。

  不,不要了。快要開會了,我得回公司。

  「陳先生,那讓我為您處理善後。」眼前美麗的睫羭說。

  哦不,她不是睫羭,睫羭是我剛才夢裡的…夢裡的那個啥?

  嗯,反正這位漂亮小姐只是清潔公司的隨倉服務員。她們上班時只有編號,天曉得她
們叫什麼名字……

  美麗的服務員很快將我的精液吸乾淨,用濕紙巾擦拭,嘴裡吐著香氣輕輕幫我吹乾,
再幫我把褲子穿好、皮帶繫上。

  「陳先生,謝謝您使用本公司的服務,歡迎您下次再度光臨~」女孩兒的聲音好甜、
好好聽。

  嗯,待會兒開完會我再過來。妳等一下會在這裡嗎?

  「會的。請問陳先生要預約嗎?如果您要預約,我可以暫時不服務別人的。」

  好,就幫我登記吧。

  我拍拍腦袋,覺得仍然不是很清醒。

  小姐,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妳很像是我老婆……可我明明從來沒結過婚……

  噗嗤。服務員嫣然一笑、一室生春。「我也覺得你很像我的親親好老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