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2日星期日

白貓少女

我現在的位置是离地面有几十米米高的地方,是這個建筑物的第24層。我的
旁邊就是寒冷的空气,我的頭頂是漫天的繁星,我的眼前是我工作的目標,我的
耳朵听見的是所有的聲響。
"呼……呼……"

我喘著粗气,慢慢得順著繩子從樓頂上向下滑。

當我把我的職業工具--照相机拿上來時,我的目標才剛脫完衣服,透過半
開的窗?,我看到里面有一個老年男人和一個年輕的女人正緊緊抱在一起,還可
以听到那個女人發出的嗲嗲的聲音:"先生,不要那么心急嘛。"

接著我緩緩的點燃了一根煙,默默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兩位元目標光溜溜的在
床上,男的趴在女的身上,不住地吻著那女的。不一會儿,好像那女的有點等不
及了的樣子,用手按著那個老年男人屁股往她胯下送去。漸漸的,那個男人的動
作愈來愈大,那女人也把兩只腳卷在那個男人的腰上。

大概才五分鐘吧,正好是我抽完一根煙的時間,他們就沒有了動靜。我有些
懊悔,這點時間連我拍照的准備還沒有做好,幸好我有一個晚上時間可以等待。
差不多停了几秒鐘,那個男人的身体离開了那女的,然后他的頭一路往下,終于
埋在那個女人的兩腿之間。

再他們的這個間隙里,我忙著再點一根煙,准備好我的工具。偷看別人的心
情,讓人心臟衰竭、口乾舌燥。而我的面前只是鋼筋水泥結构,我的位置是离地
N 米的高空,這些都不允許我在這里好好的發一下。唯一值得慶?的是,我周
圍的寒冷空气,可以明顯的降低我身体內的火焰。

此時那個女人的兩根雪白的大腿,正夾著那個男人的臉,她的手也緊抓著那
男人的頭發。然后她的腰部開始弓起來,像似蜷曲著的蝦子一般。最后,她的腹
部似乎開始不自主的收縮,終于兩人的動作又回复平靜,那男的起身拿起旁邊的
毛巾,兩人一起清理著身体。

我把最后的一根放進嘴里,默默的看著他們。終于可以結束今天的工作了。

對了,各位不要誤會,我并不是什么偷窺者。我叫森山裕一,是個出色的攝
影師。我為了掙一個星期的生活費,來拍別人的丑聞的。可是……我向下看了一
眼,這里离地面足有几十米高,地上的行人和汽車都變的很小很小,我猛地心跳
加速,頭暈眼花,連忙閉上了眼睛。

"不能往下看!"我自語著。一只手緊緊抓著繩子,另一只手抓著我的相机,
那已經是我唯一的財產了。

我要用這次机會賭回明天,不然……就會餓死。

而我眼前的這兩個目標一個是大政治家角中丸菜,那個女人則是目前正走紅
的大明星!如果能拍到這張照片,那少說也能賣100 万元,我就可以好好享受一
下了。

什么?狗崽隊!你別侮辱我了,我打心眼里,不喜歡狗……那些狗不知道坏
了我多少的好事。我最喜歡的是貓,溫柔可人……

哈……哈……哈……

想到我明天又可以花天酒地了,几乎立刻流出了口水。接下來最后也最關鍵
的一步了--溜!!!

這時忽然听到頭頂上有人怒?:"喂!你是從哪儿進來的?"

我大吃一惊,差點扔了相机。

那人繼續罵道:"滾開,你這個野貓!宰了你做湯喝!"

野貓?我惊訝地抬起頭?原來是從最上層的中餐館傳來的……

不是說我呀,我立刻就放了心,正要低頭做我自己的事。忽然上面?啷一聲,
餐館的一扇窗戶的玻璃碎了,一把菜刀飛了出來。

接著,我看到另一個東西從上面直落下來。

哎呀!是一只貓!那只貓正從上面直落下來!

我吃了一惊,這么高,會摔死的!

我顧不得別的,用腳在牆上猛的一蹬,身体直蕩出去--幸運的是,我正好
來得及抱住那只野貓。

而這只貓竟然和人一樣用非常惊訝的目光地看著我。--我就是這樣和這只
野貓相識了。

我微笑道:"剛才真是危險呀!"

正在這時,我忽然感到身体正在回蕩。

"哎呀!"我惊叫一聲!

坏了,前面正是那扇窗戶呀!

可是一切都來不急了。

隨著" 當"一聲巨向,我撞破了窗戶,進了屋子。

我的忽然出現顯然給屋子里的兩個正在做運動的人帶來了很大的惊慌。

我做出非常鎮靜鎮靜的表情,滿臉歉意的對他們道:"恩……晚上好,對不
起,打攪了……"

那個角中丸菜非常惊訝的看著我,忽然完全不顧身份的大叫:"來人呀!有
賊!"

話音剛落,門就開了,走進兩個彪形大漢。

我則緊緊抱住那只野貓,以非常抱歉的語气說:"我……我不是賊……我只
是帶貓出來散步……"

但他們這些用拳頭思考的人完全不理會,我語气有多么的誠懇和和平。接下
來,就是非常悲慘的事情,我被那兩個人爆捶了一頓。險些連命都沒了……

最后,在恍惚中,他們把我扔到樓下的垃圾桶里,狠狠的說:"竟然敢偷拍
角中先生,下次看見你絕不饒你。"

他們總算是走了,我頭暈目眩地躺在垃圾桶里,怀里還緊緊抱著那只貓。

不過總算撿回一條命。可是……我的相机卻毀了。我的命根子照相机!

垃圾桶倒了,我跌了出來,那只貓站在我身旁,輕輕叫著:"喵~~~ "

我忽然涌上來一股气,對它大叫道:"別叫了,都是因為你才弄成這樣的!"

那只貓似乎听懂了我的話,臉上顯示出很難過的樣子,轉過身子要走。

這時我惊訝的發現貓的一只前腿受傷了。它步履盤跚的樣子,讓我突然有了
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覺。

"你受傷了嗎?"我連忙叫住它"等等!"

那只貓回過頭來。我脫下襯衣,撕下一個布條把它的傷處包好。然后把它抱
了起來道:"這襯衣雖然一個月沒有洗,但總比沒有強,是不是?"

我輕輕的摸著她的頭,自嘲的笑著對它說:"初次見面,我叫森山裕一,雖
然叫人的名字,卻和野貓的命運一樣。野貓們可以互相照顧,人怎么不行呢?"

那只貓睜著圓圓的眼睛,輕輕叫道:"喵~~~ "

我輕輕把它放在地上,又摸了它一下說:"走吧,以后可要小心呀!我應該
把你帶回家里,可就是在外面也比在我的家里好呀。"

那只貓慢慢走了,忽然又回頭看著我,我象送一個老朋友一樣揮著手。那只
貓邊走邊回頭看我。那是一种什么眼神呢?我不清楚。

天好冷,我猛地打了一個噴嚏。該回家了,我對自己說,腳步也慢慢的向著
家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我已經要餓死了。肚子里咕嚕嚕在叫,可是我卻連吃東西的錢都沒
有。

我快要餓死了!

不行!我要吃的!

在我餓死之前,帶著凶器來到一家飯店門口,我決心做強盜!我已經沒有明
天了。我握緊了刀,不斷給自己鼓气:"干……干吧!窩頭就在里面!面條就在
里面!還有我最喜歡的甜在心饅頭!!!"

我吞了一下口水,終于下定了決心,猛地向飯店衝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听到身后有一個很好听的聲音問:"是森山先生嗎?"

天呀!我本來就心虛的要命,忽然听到這句話,几乎立即被嚇死。

我回過頭,在我身后有一個美麗的少女。看著我惊恐的表情,她抿著嘴露出
了一絲笑容,又接著問我:"是森山裕一先生嗎?"

那是個非常美麗的少女,不但美麗,而且看起來非常的清純,這樣的少女,
在現在几乎是已經滅絕了的。而且好象竟然是找我的!!!

真漂亮呀!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稱贊眼前的少女,不知不覺中我看得呆掉了,渾然不
知手中的刀掉了下來。

听見那個少女惊呼一聲,我還沒有注意。但順著她的目光發現她正在看我的
腳,我不由也看了一眼……

哇!那把刀……正插在我的腳上!我……

在我那間又小又破的公寓里,我的腳上纏滿了繃帶。

而那個少女正在不住的向我道歉:"對不起,非常對不起。忽然大聲叫你…
…"

看著她如此,我也禁不住說道:"還是我謝謝你吧。多虧你,我才沒有當強
盜……"

听見我說的,少女的臉上馬上變的很惊訝"哎?"

這時我才發覺自己說漏了嘴,連忙道:"不,不,我在開玩笑……哈哈"

看見我如此,少女也淡淡的笑了,她的笑容真美。

為了讓她轉移注意力,我連忙問她:"你是誰呀?我們以前見過面么?你怎
么知道我的名字?"

少女向我鞠了躬,然后對我說道:"您好,初次見面,我叫美久。昨晚您救
了我的小貓,今天我來特地向您道謝。"

"啊?那只貓?不是野貓呀?"說完,我才發現自己又一次的漏了嘴。

連忙接著又問:"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和長相?你懂貓語嗎?"

美久伸出一個手指,很驕傲但帶著一些孩子气地說道:"我是打听出來的。"
說到這里,她又笑了笑,當我一問道誰會晚上在樓頂偷窺時,你的鄰居立刻給我
一個明确的答案!

听到她如此的說,我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幸好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肚子又
咕嚕嚕叫了,緩解了我的窘迫,但又讓我很不好意思。

她笑著指了指我的肚子,然后站了起來說道:"我給你做飯吧,我帶了食物
來。"

天使,她絕對是一個天使。

這是我听見她的話語的唯一的反應。我喜出望外。

美久逕自的走進了廚房。

我看著她的背影,心想:我只是救了她的一只貓,她就對我那么好……不過
這次可以好好吃一頓了。

想著,想著,我的口水几乎流了出來。

過了不多久,美久端著一碗飯走了出來,把飯放在我的面前。

可是……那是什么?

看著眼前的宴席,我的眼睛几乎直了。那是一碗大雜燴,上面還擺著一付魚
骨頭。

美久看我沒吃,溫柔的說道:"吃吧,這貓飯很好吃的。"

貓……貓飯?我從來沒有听說過這么奇怪的名字。

我瞟了她一眼,心想她是不是在戲弄我?

美久看出了我的疑惑,她顯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你不滿意么?沒時間買
菜,只好用我中午的剩飯……"

看著她真誠的面容,我連忙說:"沒關系,沒關系,我已經非常感謝你了。"

我已經餓坏了,說著就端起碗就吃開了"恩,真香,就算是貓飯,也很好吃。"

听見我所說的,美久顯然非常高興:"真的?"

她的笑容真美啊!看著的她的嬌艷的臉龐,我不由的心里想著,多可愛的姑
娘,又溫柔又純真,一定是有錢人家的小姐。

就在這個時候,美久忽然"啊"了一聲,她看著挂在牆上的表匆忙站起來說
:"快12點了,我必須走了。"

我依依不舍的送她到門口,充滿遺憾的對她說:"不用我送你回去?"

美久搖了搖頭:"不用了。"說完,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又低聲說道"那……
我明天還能來嗎?"

听見她的話,我喜出望外,連忙道:"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我在門口看著她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濃濃的夜色里。


我正躺在床上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忽然听到門外有輕微的聲音,我打開
門,原來是我在飯店救的那只小貓。

我很惊訝:"這不是美久的小貓嗎?"

我連忙讓它進來,然后作出一個气憤的表情對她說:"你怎么到處亂跑?美
久該擔心了。"

我把它抱到我的枕頭邊,一邊撫摩著它,一邊自言自語道:"那么,今天就
住在我這里吧,明天美久來了,我在把你抱給她。……不過,你的主人真漂亮呀,
有一雙和你一樣美麗的眼睛。"

小貓默默地看著我。

我躺在床上說道:"我想讓她做模特!我有信心,那姑娘肯定能拍出最精彩
的照片!"

第二天的清晨,美久如約的來到了我的家中。可是,她的小貓又不知道跑到
那里去了。

從此,我就和美久開始交往了,也許因為她是富人家的天真少女吧,她不時
會做出些古怪的舉動。

另外就是,她每天都是給我做的貓飯。她很少談自己的事情,而且每到半夜
12點鐘,一定要回家;但是,我從不介意。她能陪著我,對我來說已經是莫大的
榮幸了。

有一天,美久忽然說:"我來做你的模特吧。"

我傻傻的看著她,然后才反應出她話中的意思,不由的大喜過望道:"真的
嗎?太好了!"

不過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沮喪道:"不行呀,我的相机坏了。"

美久抿著嘴笑著說道:"沒問題,相机和工作室都有。"

我惊訝道:"哎?"

美久卻笑了。

這天晚上,她帶我到了一間攝影工作室外。我看著眼前的攝影棚,目瞪口呆
的說:"這么豪華的工作室,這是真的嗎?"

美久笑了笑,然后說:"今晚沒人,你可以隨便用。"

我回過頭,不由嚇了一跳--原來美久竟戴上了一付墨鏡。

我有些吃惊的對她說:"喂,戴上墨鏡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吧?"

美久搖了搖頭,然后說:"不會的,我全看的見。"

為了証明自己所說的,她伸手指著道:"前方100 米的酒館的招牌和招牌上
的兩只貓……那個公園里有個老人在跑步。"

我仔細看著她指的方向,可是什么也看不見。我揉揉眼睛,再次向遠方看去,
還是看不見什么。對于如此,我只好喃喃自語道:"這是什么眼睛呀,我一點儿
也看不見。"

說著,美久在旁邊對我說:"在后門等我,我很快就來開門。"

我點了點頭,對她說道:"好的。"

美久走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四周看了一下,摘下了墨鏡,她的眼睛在黑暗
中閃閃發光。然后,她一躍而起,躍過了高高的圍牆,跳進了院子。

我在前門等著,看著眼前的豪華工作室,自言自語的說:"能借到這樣的工
作室,美久真是很有錢呀。"

我正在這里胡思亂想的,門就開了,美久出現在門口,微笑著對我說道:
"請進,阿裕。"

我跟著她走進工作室。雖然剛才在外面已經知道這是非常豪華的工作間,但
當我一看到那些完善的設備,還是不由由衷的發出贊嘆:"哇!好棒呀!"

美久摘下了墨鏡,臉上有些紅紅的,對我說道:"那么開始吧。阿裕!"

我背起放在旁邊的相机,先拍了一張,那是即時成象的。我拿出照片,照片
上的美久依然是那么的清純可愛。

我點了點頭,滿意的說道:"好,不錯,那么我們就正式開拍了!"

在鏡頭前的美久真是了不起!簡直是最优秀的模特!
正在我們工作的時候,門忽然打開了,一個老人出現在門口,怒气衝衝的朝
我們吼著:"是誰?小偷嗎?"
我回過頭看著那個老人,一下子就認了出來:"您……您不是……攝影大師
犬山紀真先生嗎?"

犬山紀真走了過來,滿臉怒色的說:"哼!既然知道我的名字,看來不是小
偷,你在我的工作室干什么?"

我有些疑惑,便看著美久,問道:"美久……"

美久看了看我,神態上有些窘迫,然后連忙對犬山紀真說:"對不起,對不
起,我們沒有經過您的允許……"

听到美久這樣說,我才大吃一惊"啊!……"這時,我也連忙向犬山紀真道
歉"先生,至于這件事情……"

犬山紀真忽然看到了我剛開始拍的那張美久的照片,他隨手拿了起來,仔細
的看著,邊說:"你們真是豈有此理,竟敢擅自在我的工作室拍照。"

他低著頭看著照片,忽然又不說話了,良久,才抬起頭來看著表情尷尬的我
說:"這照片是你照的嗎?"

我低下頭回答道:"是的,真對不起,擅自使用您的攝影棚。"

犬山紀真的面容卻沒有气憤,他看著我,點了點頭說道:"繼續干吧,你們
可以隨便使用我的這個工作室……以后也可以。"

他看了看表,然后又說:"已經11點多了,我先去睡覺了。你們記得走的時
候整理好。"

惊訝的看著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真是沒有預料到的結果,我從快
要餓死,到擁有明天,全靠了美久。看來美久真是我的幸運女神。

說完了,犬山紀真就又關上門,只留下目瞪口呆了我們兩個。

美久看了看我,眼睛里好象是冒出了光似的。然后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把
白襯衫脫掉。

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處理這种事情,雖然我經常偷拍到一些人的親熱場面,
但自己可是真真正正的一個處男。

我呆呆著看著她,而她已經脫的只剩粉紅色的胸罩和內褲。美久的年齡不大,
但是身体卻已經發育的非常成熟!

看著眼前的美景,我感覺這個時候的自己胸口發悶、喉頭發酸!而我的
分身也慢慢的有了精神。

美久這時脫光了衣褲,雪白的肌体在攝影机前擺了一個极誘人的姿態,斜
倚著坐在地上,而內外衣褲亂的散落一地。而后緊緊的看著我,姿態雖然充滿
誘惑,但美久的表情卻依然純真。

我不知道為什么,我感覺我的眼前是一個陌生的人。我的理智告訴我應
該有一個攝影家的自覺,但我身体卻明顯的出賣了我。
在鏡頭中,不斷變化表情,像貓一樣……而我也沉迷于她的神態之中。
恍惚中,我好象感覺到白光一閃而過。但,我實在是太累了,沉沉的誰在地
上。

這時12點的鐘聲敲響了。

第二天,我一睜開眼,就知道美久又走了,我的心理有了一絲的遺憾。但也
馬上起來,把攝影棚收拾乾淨。也順便把我昨天給美久照的照片衝洗了出來。

當我剛做完這些,犬山紀真先生就推門走了進來。

他仔細看著我給美久照的相片,點了點頭,然后對我說:"這樣吧。我推荐
你去參加現在正在舉辦的攝影大賽。"

我听了這個喜出望外,連忙答應。而這時感覺美久真是我的幸運女神!

轉眼之間,又几個星期過去了。我和美久的關系也慢慢的進入到穩定期,而
我在犬山紀真的攝影工作室找到了一個位子。

一天,我興奮的拿著一份報紙跑回家,大聲的叫著:"美久!美久!"而美
久此時正在家里等我。

我興奮地對著她叫著:"看,快看,我的作品獲獎了!攝影大賽的金獎!"

在我高高舉著的報紙的頭版是關于我的新聞"超級新人出現!森山裕一榮獲
大獎!"

還有我獲獎的那張照片--就是最后拍美久的那張。

看見如此,美久也和我一樣高興,她扑到我的怀里,高興地流出了眼淚,嗚
咽的說道:"太好了,不愧是阿裕呀!"

我緊緊抱著她,心中充滿了感激,深情的對她說:"那是因為多虧了你呀,
我的女神。謝謝你。"

這個時候,我忽然感覺很特別,我的心碰碰的跳動,而我也可以明顯的感覺
到美久也和我一樣呼吸越來越急速。

忽然,她松開了我,慢慢的回過身去。而我卻情不自禁抱了她,我這才發現,
在不知不覺中,我愛上了她!

我的名气越來越大,工作接踵而來,時間越來越少,而我對美久的愛卻越來
越深。

但是……即使這樣,美久也從不談自己的身世,連12點前一定要离去的原因
也不說。

耶誕節了。到處都是歡快的气氛。

美久穿著我剛送她的新衣服走了出來。看著眼前的在清純中又有著一些妖嬈
的美人,我不僅由衷的贊道:"你穿很合适呀,美久。"

美久紅著臉,拘束的站在那里,有寫猶豫的回答:"是啊"可是這太貴了么?
"

我笑了笑,說道:"沒關系,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

這時我仔細的看著她,心中充滿了激動,終于說了出來:"你……你是我最
心愛的人,我早就想送件圣誕禮物給你了。"

听見我說的,美久慢慢閉上了眼睛,喃喃道:"最心愛的人……"

看見她如此,我不僅擔心地問:"難道……難道你不喜歡嗎?"

美久微笑的睜開眼睛,慢慢的說道:"謝謝你,阿裕!"

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气,然后對她說道:"去吃飯吧。"

這時,美久忽然插嘴說:"我知道附近有個很好的飯館。"

我有些惊訝的看著她,以前都是她專門給我做的貓食,已經吃習慣,到也上
了癮。而我一提議去飯館里改善,她總是以各种理由來逃避,今天怎么了?

我跟著她,她帶著我來到一家非常豪華的飯店前。看見眼前的飯店我吃惊的
對她說:"你知道這么豪華的飯店呀。"

美久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這里,是飯店的后面。"

而當我跟著她到了飯店的后面時,我的眼睛又直了,這里只有几只大垃圾桶,
在里面裝滿了飯店丟棄的食物。

看了看我,美久微笑的說道:"這家店的剩飯剩菜是最好吃的!"

我不明白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剩飯剩菜……"

美久道:"你知道么,第一次見面時給你做的貓飯就是從這儿撿的。"

我一臉困惑的回答道:"是嗎?"愛開玩笑的美久真可愛,她的樣子還挺認
真的。

最后,我和她還是進了飯店,在一處靠窗戶的桌前坐下,我給她倒了一杯香
檳。而我自己則要了一點酒。

我喝了一大口酒,壯了壯膽子,然后對美久說:"我……我不知道你的身世
……和你交往的時間也不是很長,說這樣的話有些唐突……"

听見我說的美久有些惊訝地看著我。

我接著有喝了一口酒,慢慢地說道:"其實,我……我想和你結婚……"

美久睜大了眼睛,但是沒有說話。

我使勁的看著美久,慢慢的說:"今晚12點以后,你別走行嗎?"

這時,美久忽然趴在了桌上,我惊問:"美久,你怎么了?"

美久喝醉了。

我只得把她帶回家,在讓她躺在我的床上。

"只喝了一口香檳呀,富家小姐不會喝酒嗎?可是只是香濱呀。"

我看著她可愛的睡姿,微笑自言自語"象貓一樣呀。"

美久還在熟睡,可是我覺得好冷,就去了洗手間。

當我出來的時候,已經過了12點了。我對床上喊著:"喂!美久,快醒醒吧!"

可是……可是美久已經不在床上了,床上只有她的衣服。

我著急的叫道:"美久!"我四處找她。

而美久不見了,我以為她又在跟我開玩笑。卻發現,那里也沒有她的身影。
這時我忽然听到一聲軟軟的叫聲"喵!~~~ "

我回過頭,看見小貓從被子里慢慢的爬了出來。我看著它,淚水忽然流了出
來,喃喃道:"我明白了……美久是有錢人的小姐,她不會喜歡我這樣的人。我
過去很窮。她只是同情我,才和我在一起。"

我緊緊地抓住散落在旁邊的衣服:"連襯衣都不要了。"

我抱著衣服,哭了。

而那只小貓似乎想說什么,輕輕叫著"喵!~~~ "

從那以后,連著几天,我沒有看見美久。

于是,我變了。名車,美人,好酒--我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我想以此來
麻醉自己,來強迫自己忘記美久,可是最后我卻發現根本忘不了。

過了几天的一個晚上,回家的時候我已經喝得半醉了,是和一個女人一起回
來的,門一開,我站立不住,坐在地上。

那個女人連忙過來扶我"哎呀,你喝多了,阿裕!"

我不知怎么感到那么煩躁,大聲怒吼著:"討厭!別管我!"

那個女人自尊心明顯的受到了傷害,也提高了嗓子說:"你……你太不象話
了。"

我完全沒有搭理她,繼續大聲的喊:"我不用你管,滾吧!快點滾呀!"

我把她赶了出去,一個慢慢走進屋子,喃喃的說道"煩人呀。"

我走進客廳,卻意外地發現美久在屋子里。

美久還是那么溫柔:"你回來了,很久沒在12點前回來了。我又做好了晚飯。"

我看了桌上一眼,還是貓飯,我一下子坐在地上,道:"你又在嘲弄我吧?"

我恨恨地看著她,語气卻無比的頹廢:"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為什么總纏
著我?"

"因為",美久的聲音很輕,"因為我愛你,就這么簡單。"

我睜大眼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理智讓我立刻抱住她,可是我卻莫名
其妙的對她大聲喊道:"我和別的女人胡鬧,你怎么不生气?為什么不對我講你
自己的事?為什么一到12點就一定要回家?"

我懊惱地說:"我知道你另有男朋友!一到12點就赶緊离去,我只是你消遣
時間的夥伴。"

我不清楚,為什么我會如此的說。我知道我現在的真正感覺,可是我的嘴向
不听我指揮的繼續在傷害她。

美久忽然大聲的喊:"不對。"

她慢慢的說:"我不是有錢人家的小姐。我什么都不說是因為我愛你。如果
……"

她的聲音哽咽了。

我看著她,她竟然哭了。

晶瑩的淚水順著從她美麗的臉龐流了下來。她輕聲說道:"你知道了我的一
切,你一定會討厭我的。"

看著她如此,我的心一下子軟了,我的美久。我把她抱在怀里,溫柔的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說的太過火了。因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所以感到很不安。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一切,你的全部。"

美久在我怀里哭著,"我知道了。明天是圣誕前夜,我會留下來的……到時
候你就明白了。"

我很惊訝,也很興奮:"美久!"

我緊緊抱著她緩緩的說:"放心吧,美久。不管知道什么,我也不會离開你。"

圣誕前夜,我讓美久在家里等我,而我現在卻還在給她買圣誕禮物。我是如
此的幸福和興奮,我感到都要飛起來了。

老板看著我抱著大包小包,疑惑的問:"先生,你拿得了嗎?"

我笑道:"放心吧,快包起來,沒有時間了。"

說著,我用手肘碰了碰老板,笑道:"老板,我今晚第一次和女朋友一起過
圣誕夜!羡慕吧。"

老板只"噢"了一聲,沒有說話,也許覺得我的神經有點問題。

但是我顧不得,心中的幸福感實在太濃了。我用手抱住臉,笑道:"真幸福
呀!還是年輕好呀。"

我對商店里的每一個人都說"圣誕快樂!"而他們則向發現了怪物一樣的看
著我。

美久在家里等我,她又走進廚房,又做了一碗貓飯。

"又做貓飯,他不會生气吧?"她輕輕嘆口气,"也許這是最后一次了。"

下雪了。圣誕夜下雪了,這將是一個最美麗的圣誕夜。

我專門買了一枚結婚戒指,我已經決定今晚向美久求婚,無論我知道什么,
無論她是什么樣的人,我都要娶她,我永不离開她。

我拎著很多東西,胳膊下還夾著一束鮮花,興奮地向家的方向走著。

而則美久靜靜地坐在桌前等我回來。

時鐘馬上就要到12點了。

我遇到一個紅燈,我停下了,扭頭看見車站頂上的大鍾,不由嚇了一跳。
"不好,已經快12點了!赶快回去!"

我忽然想起來:"對了,即時過了12點,今天她也不回去了。"想著我匆忙
的想著家的方向跑了過去。

我太興奮了,根本沒有注意到一輛大卡車正在快速靠近,而那個司机剛剛喝
過酒……

家里的美久忽然感到了一陣悲傷,猛的站了起來,她的面色一下子變了。

"難道……阿裕!"

她猛地打開門,叫道:"阿裕!"

她跑進了大雪中。

12點的鐘聲敲響了。

在雪地上,美久的腳印一直向前,然后,是一套衣服,再前面,是一行貓的
腳印。

小貓看到馬路上有很多人圍著,它擠了進去。

我躺在人群中間,鮮花和禮物撒了一地,而在我的手中,還拿著要送給美久
的結婚戒指。

我感到好冷。

小貓慢慢走到我的旁邊。

我已經不能動了,看到它,輕輕的說:"啊,小貓,你來了……"

小貓輕輕地用面頰蹭我的手。

我恍惚的感覺美久就在我的身邊,慢慢的說:"我不行了……美久……今后
……嘿嘿嘿……"

小貓舔著我的面頰。

我清醒了一些,看著它慢慢的說著:"我也許不适合做人,來世變只貓吧。"

小貓的眼睛里流出了淚水,落在我的臉上。

我喃喃的說道:"嘿……嘿嘿……你哭起來也和美久一模一樣……喵……"

我閉上了眼睛,四周的聲音一下子消失了……好黑暗……好寂靜……

我最后記得的,就是那只小貓的面容……

我還記得似乎看見了美久……

三個月后……

一天晚上,犬山紀真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男一女兩個人靠在一起,在看一
張巨幅的廣告,廣告上是一個美麗的少女。

他覺得這兩個人的身影有些熟悉,于是停了下來問道:"你喜歡嗎?這幅廣
告拍得很出色吧。"

那個男人含糊的回答說:"對……很好……"

犬山紀真嘆了一口气,然后說:"雖然年輕,卻是個有才華的攝影師。只可
惜,在几天前的一個夜晚,他遇到了車禍……"

那個男人沒有說話,可在黑夜里,他卻戴了一付墨鏡。

忽然他對身邊的少女深情的說道:"走吧,到時間了。"

少女也溫柔地回答"好。"

兩個人就這樣慢慢的离開了,沒有向犬山紀真看一眼。

而犬山紀真看著他們的背影。忽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慢慢閉上了眼睛。

在雪地中,有兩行靠的很近的腳印,然后,是兩套衣服,在衣服的前面,是
兩只貓的腳印。

在雪地中,兩只白貓并肩走著,其中一只的項圈上,扣著一枚閃光的結婚戒
指。

兩只貓緊緊靠在一起,向遠處走去。

我和美久將永遠在一起,今生今世,永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