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5日星期一

我和淫蕩姐姐換身

第一章 姐姐原來很淫蕩
人類總在為了自己的欲望而生活,只是有的人欲望少,而有些人卻欲望很強大。縱觀世界,性欲是人類最原始最貪婪的。
造物主很奇妙的用陰陽分開了這個世界,人有男女,花亦有雌雄。而身為萬物之靈長的人類,卻能把造物主用於傳宗接代的自然規律演變成為一種享樂。
不過樂趣正在於此,試想,男人是否曾想過女人高潮時候的快感,究竟會不會比射精的那一霎那更加舒服,而女人也想感受男人的高潮是否真的那麼舒服,以至於男人們都喜歡和女人上床。
在世界的一個角落,卻也發生著這樣的怪事。
我叫陸威,一個很普通的學生,並沒有太帥的面龐,也沒有十分強壯的身體,但是我很幸福,因為我有一個大我七歲的美女姐姐陸琳。小時候我就是由姐姐帶大的,因此我身上有幾根毛她也了如指掌。我的家庭還算富裕,至少不用愁吃穿。生活樂無邊。
今年我也17歲了,而姐姐也大學畢業,正值談婚論嫁的年齡,其實我很捨不得她,但是畢竟女孩長大了總要嫁人的。只能想辦法在姐姐結婚前多陪陪她。我的父母長期不在家,因此姐姐和我相依為命,我們的感情十分的好。
有一天我的死黨楊濤約我出去踢球,我和姐姐打了個招呼便出門去,走到球場發現場地都已經被人占滿,便急匆匆地回家,卻讓我發現了姐姐的一個秘密。
“小琳這騷貨,我是真正領教了。”房間裡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
“東方的女孩真不錯。”另一個男的顯然不是黃皮膚的。
我遲疑了一會,爬到窗戶上,窗簾還留有一絲縫隙,給我的偷窺留下了一個很好的角度。
“啊!……”接著就聽到了姐姐的呻吟聲。
我看到房間有兩個男人,一個是姐姐的男朋友劉浩,另外一個卻是個及其強壯的黑人。當然,他們並非我注意的對象,而是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的我的姐姐。
姐姐的身材真不是蓋的,太完美了,堅挺的雙峰(36D),令人遐思的三角地帶,此刻都在我眼前暴露無遺。跨下的肉棒瞬間就直立了起來。
“JIM,把你的大雞巴給這騷貨看看!”劉浩朝那黑人說道。
“沒問題。”黑人淫笑著褪下了褲子,一根將近30CM的黝黑的肉棒即刻彈了出來。
“啊!好大的肉棒!”姐姐忍不住的喊了出來,可她的語氣裡明顯的透露著一種無比的興奮。
我在一旁看的郁悶,沒想到姐姐是那麼淫蕩的女人,大學四年不怎麼接觸她,真的陌生了很多。“原來姐姐喜歡大雞巴。”我捏了捏自己引以自豪的有18CM長的肉棒,此刻也覺得自卑。
這時候,姐姐握著黑人的大雞巴朝劉浩說道:“這麼大的家伙塞進去會是什麼感覺!”接著便用她的小舌頭舔了起來。我的雞巴此刻也無法忍受劇烈的膨脹,便也掏出來套弄著。
劉浩則走到姐姐後邊,彎下身子的舔起姐姐迷人的小穴。此刻房裡淫蕩的氣氛讓我窒息,我期待著黑人的大雞巴塞進姐姐小穴的樣子。
過了一會,劉浩也脫下褲子,似乎准備干姐姐的小穴,可是卻讓我跌破眼鏡。沒想到劉浩的雞巴勃起來大概只有十一,二公分,我難以想象姐姐為什麼要嫁給這樣的男人,以後怎麼能幸福。
劉浩扶著他的小玩意,朝姐姐的嫩穴塞了進去,不停的抽插著。姐姐的嘴裡含著黑人的雞巴,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幾分钟後,精彩的好戲終於上場,劉浩抽出進攻的小肉棒走到姐姐前面,而黑人則走到後邊,扶著大雞巴往姐姐的小穴插去。
“啊!”顯然姐姐的小穴很難容納如此巨大的異物。
“哈哈!這騷貨的水多,JIM,盡管插進去。”劉浩用手摳了摳姐姐的小穴,抽出含有淫水的手指叫姐姐吸吮。
“啊!進去了!”姐姐顯然很滿足,沒想到黑人的巨物已經塞入她的內。
黑人的家伙進入了10公分便緩慢的抽插著,每一次抽插便進入少許,不一會的功夫,30CM的異物竟然全根插入,姐姐的下身被強烈的撐開,大陰唇都隨著進入陰道去了。
黑人漸漸的加快速度,換來的則是姐姐的淫言亂語。“啊!爽死了……小穴要穿了!”
“啊……啊……大雞巴就是舒服……操的好舒服啊!”
我在外邊實在忍受不住平時?淑端莊的姐姐此刻如此淫蕩的場景,手上套弄得速度也越來越快。
大約10分钟後,只見姐姐的叫聲越來越大,看來姐姐是要高潮了,果然,一會的功夫,姐姐全身痙攣,而黑人卻仍然加速的插著。
“讓我歇會,再插下去小穴要壞了。”姐姐央求道。
“小騷貨今天爽了?”劉浩用手指往姐姐的菊花摳了起來。黑人也停止的抽插,只有姐姐還陶醉在高潮的余韻裡,一臉滿足的表情。
接著讓我看到更爽的是黑人把姐姐抱了起來。相對於黑人高大的身軀,姐姐就像個小孩一樣,穴內的雞巴似乎就能撐起姐姐的重量。劉浩走了過去,我就知道他們准備干啥。果然,劉浩准備要插入姐姐的菊穴。
“啊……爽死了。”姐姐滿足的喊道。
“小騷貨……今天要讓你爬不了床!”劉浩淫笑道。
“我才不怕呢!”姐姐這明顯是挑釁,我不自覺的感覺到我們家族的人都有著強大的性欲。
接著他們換了好幾個姿勢,而我在前面一刻,受不了那麼大的刺激,提前射了一炮。
一會的功夫,劉浩也忍不住把子孫彈全部射進姐姐的菊穴裡,唯有那強大的黑人繼續讓姐姐享受著高潮。
也不知道姐姐高潮了幾次,我在外面又射了兩次,黑人終於也結束了這場戰斗,濃濃的精液全部都射在了姐姐的陰道裡。姐姐癱在床上,爽到說不出話來。
劉浩和黑人並沒有再繼續下去。似乎姐姐說我踢球快回來了,等下次吧!
接著那兩男人便出門去了,姐姐疲倦的站了起來,往窗戶走了過來,我急忙躲開,不料忘了我在二樓,一腳踩空,整個人便摔了下去。
姐姐聽到“砰“的一聲,急忙打開窗戶,看見摔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我,“小威!”這是我在迷糊中還聽到姐姐的聲音。


第二章 姐弟換身

我叫陸琳,我們是神獸陸吾的後裔。爸爸媽媽只把這個秘密告訴了我,弟弟還小,有一些能力還不能讓弟弟知道,因為在這個世界,有專門對付我們家族的人,因此要弟弟結婚的時候我才能把這個秘密告訴她。
也因此我的性欲極其強大,然而我真的很愛劉浩,可是他卻不能滿足我的性欲,不過他答應我會做出補償的,他的確做的很好,他曾經帶我去過一些群交的 PARTY,讓幾十個男人同時享受我的身體,我也獲得很大的滿足,奇怪的是我的性欲在每次性交後會變得越來越強大。我們家族的人都是這樣的。
剛才和JIM做愛,弟弟看來已經都發現了,這該如何是好。爸爸說我們族人生兒子的概率很低,所以弟弟必須不能出事。為了弟弟,我只能用自己的能力來救他了。
我把弟弟抱進屋去,放在床上,幫他脫了所有的衣服。我們家族的生殖液具有療傷的功效,只要弟弟喝了我的淫水,就馬上能復原。
幾年沒見弟弟的身子,他已經長大了,尤其是原來白白嫩嫩的小雞巴,現在已經長的很大了,它以後會越來越大的,以後每進一個女人的身體,它就會大一些,至於能變成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想到這裡,我的淫水又冒了出來,我清楚自己的性欲,因此我也脫光了衣服,把小穴放在弟弟的嘴上,弟弟喝了我的淫水後,傷口立刻愈合,只要再睡一會就沒事了。
可我卻被弟弟勾起了欲火,真的很希望有根雞巴塞進我的小穴裡。就在這時候,弟弟的那根肉棒那麼巧的直立了起來。
欲望很快的戰勝理智,我套了套弟弟的肉棒,便爬到弟弟身上,扶著它坐了下去。弟弟應該還是處男,加上亂倫的感覺,我很快便達到了一次高潮,而弟弟的肉棒再我高潮後也變得更加碩大。而且似乎有靈性似的自動的在我的穴內翻攪。這種感覺真是前所未有。我想以後直接找弟弟排解性欲就好了,何必要劉浩去找其他男人呢。
我搓揉著自己引以為傲的乳房,不停的享受著在穴內攪拌的雞巴。這種感覺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啊……”我忍不住的叫出聲來。“好弟弟,有根那麼好的肉棒,姐姐要被你操死了。”
為了獲得更大的快感,我也扭動自己的嬌軀。只可惜弟弟仍然昏迷,我只能用這種姿勢,否則會更舒服的。
又一次高潮到來,而我也隱約感覺到弟弟要射精了。
“弟弟,射到姐姐裡面,弟弟,以後你老婆會被你操死的。以後姐姐讓你操!“
一陣滾痰的精液射進我的體內,卻發生了很奇怪的事情,我獲得一種特別猛烈的快感,這個快感會把我淹沒,接著我居然爽到昏厥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緩慢的爭開眼睛,發現有人壓在我身上,我揉了揉眼睛,推開壓在我身上的人,卻讓我大吃一驚。
我發現我推開的那個人竟然是自己,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看到自己的胯下居然多了個東西,那是屬於男人的,而且那是弟弟的。
旁邊的那個我也醒了過來,朝我看了過來,撲騰一聲爬了起來,喊道:“啊!怎麼你和我……“
“你是弟弟?”
“你是姐姐?”我們異口同聲的問道。
我們爬了起來,跑到鏡子旁,一切都明白了。
“姐姐,我怎麼變成了你?”
“我也不知道!”
“啊!?奶子?我的雞雞沒了。”
“弟弟,你冷靜一下,我們先這樣生活著,想個辦法換回來就行了,現在著急也不濟於事啊!”
“嗯,姐姐,竟然這樣了,我們應該先想個辦法,我們現在只要不被人發現就好了。況且我變成的是你,沒事的。”
“弟弟,剛才你在窗戶上什麼都看到了?”
“……我……”
“看到就看到了,沒什麼的!以後你就都會知道的。”
“姐姐,那我們怎麼會光著身子在這裡!”
“我……”
“哦!……我知道了!”看著自己淫笑得樣子,我真的是哭笑不得。
“對了,弟弟,我們的稱呼要改一下了,不然人家會認為我們是神經病的。”
“嗯!那我叫你弟……弟……”
“姐……姐!”
“哈哈……”我們異口同聲的笑了起來。
接下來我們想辦法發現原因,然後再換回來吧!
或許可能我們以後都不會再想換回來的。


第三章
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讓我大吃一驚,因為我看到的是自己,我記得偷看姐姐從窗上掉了下來,之後發生什麼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然後看看自己的身子,胸部的乳房是最明顯的了,下身感覺怪怪的,我可是很聰明的,很快便知道自己變成了姐姐,只是不敢相信罷了。和姐姐一番商討後,我接受了事實,可憐我做男人的時候沒去爭取個女人操操,如果變不回來,那真是有點遺憾。難道我對男人的感覺就局限於打手槍的那點快感嗎?
事已至此,只能聽天由命,況且能擁有姐姐的肉體,還是有點興奮的。
“姐……不,弟弟,我先去洗個澡,你看我小穴裡全是精液!”那都是自己的,哎!
“姐姐,我們一起洗吧!”姐姐倒是很快的就適應了,沒有叫錯了。、
我心裡暗想:姐姐真是色,現在變成我,不知道他會怎麼做,看來世界上的女人從此不得安寧了。當然也包括現在的我在內。
“好吧!”我知道拒絕是沒有用的。
於是我們手牽手的走進了浴室。
弟弟的思想是姐姐,當然現在依然是他照顧我。他把浴缸的水放滿,試了試水溫。
而我趁這個時候對著鏡子仔細的端詳著自己的身體,摸了摸奶子,軟軟的。又摳了摳小穴,一陣酥麻的感覺,當女人委實不錯,以後手淫要不用節制了,只可惜要被男人操,哎!我可不是GAY。可是劉浩……我要怎麼面對呢?
“好啦!姐姐!這個身體現在屬於你的,你有的是時間欣賞,我們先洗澡吧!”姐姐調侃道。
“哦!我……沒有啦!”我?尬的解釋道。
接著我們一起走進了浴缸。
“姐姐,我幫你搓背,再幫你把小穴洗干淨!”
“幫我搓背就可以了,那裡我自己洗!”
“你還害羞什麼,我比誰都了解自己的身體。”
“那……”我無言以對。
“姐姐啊!現在呢,我要告訴你做女人的一些要求,比如說月經來的時候要即時用衛生巾,陰部每天都用溫水來洗……”姐姐喋喋不休的說了一大堆,我都沒聽進去。
“好了,我哪記得住,以後你幫忙就是了!”我還在思索著怎麼去應對和他有關系得男人呢。
“真的?那我先洗小穴了。”說著他把手伸進了我的胯下,立刻就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看來這個身體十分的敏感啊!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姐姐把手指頭伸進了小穴裡。
“舒服吧!”姐姐抽送著手指頭。
“嗯……”我小聲地回道。
“還有更舒服的呢!”說著他放入兩個手指頭,加速抽插著。
“啊!好舒服,這種感覺真好,當女人真好!”
“好了,我放四個手指進去啦!”
“啊!?放得下嗎?”我驚訝的問道。
“當然了,我以前自慰都用四個手指頭的。”
“那你不累啊!?”
“當然還要一些東西輔助啦!”
“弟弟,你也是才變成男人,你先享受一下當男人的感覺吧!”於是我握著那根熟悉的肉棒,輕輕地套弄了起來。
“唔……”姐姐低沉的反應,顯然也是才感受到當男人的感覺。
“姐姐,你是不是想著怎麼應付劉浩啊?”
“是啊!雖然我現在是女的,但我要被男人干,我很難接受的。”
“你先試著接受你自己的身體,慢慢的就能適應了!”
“你說……”
“對了,我們先來一次,說實話,我也想感受一下射精的快感呢。”
“好吧!”終於明白那句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這句話了,只要過了這一關,以後管他什麼男人,我享受就是了。
姐姐讓我跪下,把屁股翹起來,然後把肉棒塞了進去。黑人的雞巴都進去了,當然這根沒什麼阻力了。
我感覺到自己的下身被塞得滿滿的,很充實,原先裡面的瘙癢也平息了不少,感覺十分的舒服。
而這邊陸琳也第一次感覺到做男人的滋味,雞巴被小穴包得緊緊的,小穴似乎有種吸力,吸吮著龜頭。陸琳想道:原來以前那些男人說我的小穴是名穴,怎麼干都不會松,原來是這個感覺,有機會我要看看其他女人的小穴是怎麼樣的。
我的下身被充實了,可是姐姐沒有抽送,仍然不舒服,便自己扭了起來。
“哈哈……剛做女人就這麼騷,來,讓弟弟的大雞巴狠命的干你。”說著他便扭動了起來。
“哦……啊……哦……唔……好舒服啊!姐姐用力干!”我被操的都要神志不清了。
“怎麼,又叫錯了,我不干了!”姐姐停了下來。
“嗯,弟弟,別停,用力干姐姐,姐姐的小穴就是要弟弟干的。”
“這還差不多!”陸琳狠命的用自己弟弟的身體來干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因為她很清楚,女人做愛就需要男人的粗?。
“來,換個姿勢。”姐姐說道。
姐姐躺在浴缸上,握起雞巴,示意我坐下。
我看著小穴把雞巴一點點的吞下去,感覺美妙極了。
“你來動。”姐姐對我說道。
我上下挺伏著,很快的就享受女人的第一次高潮,果然那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談。我的身體抽搐了起來。
“舒服吧!”
“嗯!”
“那輪到我舒服了!”
“不行,身子很軟的感覺。”
“好,那你用嘴把我吹出來!”
“什麼?”畢竟小穴離眼睛較遠,要是用嘴,我怕自己會想吐的。
姐姐看我猶豫,挺起雞巴往我嘴裡送去。我感覺好難受,只好閉上眼睛,把它想象成是個可以吃的東西。
“你這樣我什麼時候才能射得出來啊!要用點技巧的。”
“我不會!我想吐啊!”
“好了,我不逼你!看到時候劉浩要你舔,你會怎麼樣?”
“哎!算我怕了你了!”要是這關都過不了,面對劉浩,那我真是……
於是我開始用舌頭舔,用小嘴吸,這些A片裡都看得到的東西都用上了。
“姐姐好厲害,這麼快就學會了!”
“你還好意思說呢!”我含著雞巴含糊的說道。
10幾分钟的工夫,姐姐突然按住我的頭,拼命的抽送起來。我知道他是要射了,可是現在的力氣哪是原來自己的對手,一股濃濃的腥味,嗆得我咳嗽不止。
“啊!好舒服!原來射精是這種感覺。”
我們接著互相把身體洗干淨,便走到房裡。
此時,姐姐又開始教我如何帶胸罩,如何穿衣服,我笨笨的學了一下,看來當女人真的很麻煩啊!
我把姐姐原來性感的小內褲穿上,一種莫名的感覺讓我的小穴又濕潤了起來。現在真是要我成為典型的雙性戀了。
未來的挑戰如何,我應該如何對付?一切困擾看來只有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第四章 弟弟的朋友

和弟弟一番雲雨之後,我也頗為擔憂,都怪自己的自制力差,如果沒和弟弟發生關系,那也就不會弄成這樣了。不過能讓我當回男人也實在不錯,原來男人的雞雞塞進女人的陰道裡是如此的銷魂,怪不得男人們總是千方百計地哄女人上床,上天給了我這個機會我可要好好珍惜,雖然男人的高潮沒有女人持久些,但是完事後直接可以提褲子走人,省事多了。
可目前我和弟弟都有各自的朋友圈子,現在這個樣子該怎麼辦呢?應該要和弟弟好好商量商量。
來到弟弟的房間,看到弟弟仍然在鏡子前欣賞著自己,讓我又氣又好笑。
“姐姐啊!現在的身子有的是機會看,我們商量一下以後的對策,你知道咱們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這點我們可要應付好來。”我扶著弟弟坐在床上,嚴肅地說道。
“嗯,姐……弟弟,我們可以先熟悉一下身邊比較常接觸的人!”弟弟差點又稱呼錯了。
“我們把這些人的照片拿出來,先認識一下。”
“嗯!我現在就去拿!”
我們各自拿出照片,先把最常接觸的幾個人先介紹一下。
“?!這個是我的死黨霍型力,我們都叫他阿力!這小子平常比較好色,你只要和他談論女人,絕對不會露出馬腳的。”弟弟指了指照片裡的小伙子說道,阿力長的比較強壯,帥氣,但是眼神裡透著一股邪惡,以我多年對男人的看法,我大概也能了解他的行為作風了。、
“這個呢是我另一個比較要好的朋友於光,阿光,這小子也是色鬼,可惜還是處男,理論知識比誰都豐富,可是實戰經驗就是空白的,在我們面前話很多,可是一見到女的就吞吞吐吐,膽子很小,呵呵!”弟弟介紹得都笑了起來,可是那是我熟悉的笑聲,此刻卻也讓人有點心醉,沒想到今天我被自己以前的笑聲給迷倒了。
我看了看阿光,相貌比較普通,人也比較瘦弱。
“叮當……”是手機響了,弟弟的手機,現在是我的了,弟弟用眼神示意我接!
“喂!阿威,是我阿力,現在有空出來嗎?阿光這小子又失戀了,你過來哄哄他!”電話裡傳來充滿磁性的男性的聲音。
“哦!你先……先等一會,我馬上就過去!”
“你知道在哪嗎?”
“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就說過來,在恆想酒吧。”
“哦!那好,88。”
掛了電話我朝弟弟說道:“馬上就給我考驗,對了,還有什麼人?”
“還有很多人,你先過去,有什麼事電話聯系吧!阿光那小子總是那樣的,陪他喝幾杯就好了。”
“哦!那我先去了,你先把我這些朋友的樣貌熟悉一下。”
“知道啦!”
來到酒吧,就看到有個年輕男子向我招手,我隱約看出是阿力便走了過去。
“阿威啊!小光又再發瘋了,你想想辦法,每一次失戀都這樣,最後卻苦了我們倆還要把他抬回去。”
“阿力,讓我來!”我走到阿力身邊,手勾在他的肩膀上,說道:“阿光,先別喝了,你知道你追女孩子為什麼總失敗嗎?因為你太不了解女人了。“
“我不了解女人?我……我跟你講,我看過的A片比你和阿力看過的所有電影還多呢!”
“那有什麼用,你不了解女孩的內心!”
“那你說說我要怎麼做?”
“好,我先給你做個示范,你看到那邊穿格子色裙子的女孩沒,看我把她約過來!”我指了指坐在我們旁邊的一個女孩。“看好了哦!”我拍拍了拍阿光的肩膀走了過去。
對於熟悉女性心理的我,當然沒有問題了,我幾句寒暄,就直接把那女孩領了過來。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美女呢叫小文,她想過來勸導勸導你!”我指著小文說道。
“這位是阿光,這位是阿力!”
“光哥好,力哥好!”小文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我偷偷的搓揉著自己的分身,因為要速戰速決我必須利用自己的生殖液,它除了可以療傷,還能催動人體的欲望。於是我用手指粘了些龜頭上分泌的滑液,把手指放在酒裡攪了攪,然後要他們喝一杯。
看著小文把酒喝下,我也示意今天要來玩一次4P,我當女人的時候就喜歡比較多的男人來操我,因此這也算是我的偏好。
果然,幾分钟後小文就開始意亂情迷。我示意阿力,今天晚上開始行動。
阿力帶我們到了一家酒店。“阿威,這女的怎麼那麼騷。好像很欠搞啊?”
“哈哈!阿力,那你看看是誰出的手,阿光還是處男,我們做兄弟的當然要幫幫他!”
“那我們走吧!讓阿光自己應付。”阿力欲拉著我的手離開。
我甩開他的手,笑道:“有沒有試過4P?阿光那家伙一個人能搞定這騷貨嗎?”
“啊!阿威,你是要我們3個一起搞?”
“那當然,你知道女人身上有幾個洞?”
“哈哈!三個,剛好我們兄弟三人。”
“那快上吧!”我轉頭看阿光,真是膽小,小文都開始自慰了,他還呆呆的在看著。
“阿光!還看,還不趕緊脫衣服,等她強奸你呢?”我催促道。
那傻瓜還是不動一下,我用眼神示意阿力去強行脫了阿光的衣服。
接著,房間裡出現了三個裸男,一個裸女。
“這騷貨的小穴就留給阿光了!”我對阿力說道。
阿光朝我們看了一眼,勃起的肉棒居然就射了,讓我們大失所望。
“阿光,你以前打手槍怎麼說也能有五分钟,怎麼現在關鍵時刻來個早洩啊?”阿力都無奈了。我也跟著搖搖頭。
“我緊張嘛!你們也知道我是第一次了。”阿光委屈的說道。“糟了,硬不起來了!”
“哎!真是麻煩,我來幫你!”我走過去,捋了捋阿光的雞巴,低頭張嘴舔了起來。
阿光縮了小身子,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我,“你要干什麼?”
“我幫你舔硬啊!”因為我不知道男人與男人之間比較忌諱這樣的事,而女人相互口交還比較正常。
“阿威,你……你太夠哥們了!”阿力也詫異了一下,可他覺得我這樣做也是為了阿光,不由得覺得我義氣。
“看,阿力都這樣說了。”
阿光也不掙扎,我用盡以前的各種技術,吹,吸,舔,磨。阿光的肉棒漸漸的在我嘴裡越變越大,也變成一個尚算可觀的尺寸。
“阿威,你的技術……”阿光很驚訝我的口技。
“趕快上吧!”我打斷他的話,示意他抓住良機。
阿力早已開始摳起小文的小穴,用舌頭舔弄這她的乳頭。
“啊!……啊……好舒服……”小文呻吟著,釋放著自己的肉欲。
阿光走了過去,摸了摸小文的騷穴,濕濕滑滑的感覺。
“阿光,這騷貨的水多,啊!但是陰毛卻很稀少,很我以前見過的不太一樣!”阿力哪知道她是因為我的生殖液才變得那麼騷的。
於是三個男人開始玩弄著一具美妙的肉體。
阿光把雞雞塞進了小文緊緊的陰道,看來小文的性經驗很少,下體突然被異物侵入,感覺脹脹麻麻的。
“啊!好,插我啊!”小文哀求著。
我立刻把雞巴塞進她的小嘴,堵住她的嘴巴,來回抽送著,阿光也開始挺動著身子,而阿力繼續搓揉著小文34C的乳房。
幾分钟後,阿光喊到:“不行,我要射了。我……”
“快射吧!我雞巴脹得難受呢!”阿力催促道。
我也抽出雞巴,讓小文歡快的叫出聲來。小光則加快了速度,猛烈的抽插著。
“啊!…好舒服啊!好哥哥,用力!不要停!”小文似乎也快要高潮了。
可惜阿光已經發射,一陣哆嗦,把精液全部留在小文的陰道裡。
“啊!怎麼停了?不要停啊!”小文顯然還差一點,小光的射精讓她有點失望,不過阿力很快就補了上去,不顧小文陰道裡的精液,一開始便猛烈的抽送著。
小文咿咿呀呀的叫著,空虛感馬上消失,緊接著有根更加粗長的東西把下身填滿。繼續完成她將要達到的高潮。
“啊!我要洩了,大雞巴哥哥真厲害,啊!洩了,洩了!”小文哆嗦著達到高潮。
我示意阿力躺下,因為我要插入小文的菊穴。和阿力一起奸污著她下身的兩個洞洞。
我的肉棒比阿力的還要粗大些,小文未經人世的菊穴怎麼能容納下我的家伙。幸好她的淫水夠多,我把它塗滿在肉棒和她的菊穴口上,緩緩地插了進去。
“啊!好痛,要裂了!不要啊!”小文苦苦的哀求道。
我才不管她,用力一挺,就進去了一個龜頭。
“痛,啊!痛!”小文痛得流出了眼淚。
“等會你就叫爽了!”我伏在她耳邊說道。
於是,我和阿力一同干著小文,她也從原先疼痛的叫聲轉化為舒服的呻吟。
“啊!真是痛快,我還第一次嘗試這麼玩女人呢!阿威你真行!”阿力說道。
之後我們交換著,我改插小文的陰道,而阿力則插進她的屁眼。而我和阿力也較量著持久力。
阿光看到如此淫靡的情景,雞巴再次勃起,也加入了戰斗,把雞巴插進小文的嘴裡。
小文在不斷的高潮著,數不清有幾次了。我們也終於都射精了,全部都射在小文的體內。看著三個洞洞都湧出精液,那種快感不言而喻。
我們丟下小文,順便寫了個電話丟在她身邊,便各自回家去了。
到家後,又看到老弟用我的身子在手淫。
“姐姐啊!你可真夠淫蕩的。”我調侃道。
“你還說呢,去了那麼久,明天替我去學校上課,早點起來啊!別遲到了,我們老師很凶的。”弟弟停止了動作,把被子披在了身上。
“那你也要替我去上班了,我們再熟悉一下各自的朋友!”
……
今天先睡個好覺,明天就真要面對更大的挑戰了。於是我們各自回房去了。


第五章 體驗女人生活

浴室的一場大戰讓我回味無窮,我仔細的欣賞著原本屬於姐姐的肉體,內心有種莫名的興奮。
姐姐考慮問題就是周到,我們正互相介紹著各自得朋友,無奈阿力的一個電話把姐姐給叫走了,一個人呆在家裡無聊極了,便打算出去走走,體驗一下做女人的感覺和外面男人異樣的目光。
我穿的很少,上身一件薄襯衫,能隱約的看到我的胸罩,下身穿個條超短牛仔裙,只要稍微低下腰便能看到我的內褲。照了照鏡子,很滿意的走了出去。
我家樓下離公園很近,我便決定到那邊走走。炎熱的夏季晚上,陣陣涼風吹拂著我的臉龐,而下身的感覺則更加奇妙,風從裙子底下吹過,如細手撫摸著我的私處,感覺特別舒服,難怪女生都喜歡穿裙子,這種感覺可是男人體會不到的。
公園的人很多,有坐在林子裡竊竊私語的情侶,也有一家幾口出來悠閒的散步,還有路燈下擺起小攤的商人,衣衫??的乞丐,而我的出現打破了這些寧靜,男人們紛紛投來欣賞的目光,仿佛在欣賞一件藝術品。
我走到湖邊,想著姐姐會和阿力他們做些什麼。
忽然,旁邊傳來女人淫蕩的呻吟聲,好奇心讓我想看了究竟。果然,湖邊樹下,有一對情侶正在享受著,他們不敢脫光衣服,男的把褲子拉鏈拉開,女的則掀起裙子,在這種環境尋求著一種刺激。
昏暗的燈光讓我看得並不清楚,可身體的欲望卻在燃燒,我發現自己的小穴已經開始濕潤,一種瘙癢遍布下體。我情不自禁的撫摸著自己的私處,隔著內褲,更有一種奇特的感覺。漸漸的我陷入了陶醉。
忽然一只大手捂住我的嘴巴,接著被人拖到一個荒廢的球場,我拼命的掙扎著,內心卻有一絲渴望。
“啊!我居然渴望被強奸!”我暗自責備自己,但是我真的找不出一絲懼怕。
男人把我松開,便開始吻住我的小嘴,把舌頭伸了出來,而我卻聞到很重的口臭,天啊!是什麼人,我開始掙扎著,卻被陌生男人緊緊地按住。
男人一陣狂吻後便開始撕扯我的衣服,掀起我的裙子,卻默不吭聲。
“哇操!這男人真變態啊!都不說話,難道完事提褲子就走?”我暗想著,“不行,我要讓他說話!”
男人一手捏著我的乳房,另一手則撥弄我的陰蒂。讓我快感連連,明顯他是個中好手,玩女人的技術一流。
“別弄了,水夠多了,插進來吧!”我喊道,顯得很興奮。
男人遲疑了一下終於說話了,“我玩過那麼多女人還沒見過你這麼騷的!今天真是領教了!”
“還有你沒領教的呢!”我裝作得意的說到。
“那好,我就滿足你,操死你這個賤貨!”說著他提起雞巴,便插了進來。
他的尺寸到出乎我的意料,相當的不錯,我獻身被插得嚴嚴實實的,很充實。
我淫蕩的說道:“沒想到你家伙倒還有點料!”
“插死你個賤貨,干死你,干死你!”他瘋狂的插著,似乎真要把我插死。
“啊!好厲害,舒服,爽死了,用力,不要停,再快點!”我淫亂的叫著。
“啊!你這個騷貨,居然是名器,老子看走眼了,太爽了!啊!不行了,我要射了,啊!”
“你能不能等下射,我還沒高潮呢,等一下啊!”這就是我的計謀,首先這是強奸,其次又是在野外,隨時都會有人來,再次,我表現的那麼淫蕩,就是為了讓他快點了事,因為他的嘴還真不是一般臭。
“不行了,我射了,啊!”他挺伏的身子最後痙攣了幾下,終於停了下來,“名器果然不同凡響,真會吸。舒服啊!”
“原來你也是個洋槍蠟燭頭,中看不中用!”我推開他,起身整理整理衣服。
“老子算服了你了!做女人做得像你這樣,也真是古今第一人。”
“多謝誇獎,你去歇著吧!等什麼時候養足精神再來找我,”我胡亂的寫了個號碼丟給他,“我先走了,有事給我電話!” 心裡卻暗想:就你那口臭,鬼才喜歡跟你嘿咻。
他也沒起疑心,或許真以為我這麼淫蕩,就放我走了。
我回到家裡,趕緊跑到浴室,把下身的精液洗干淨,由於剛才那個色狼在我快要高潮的時候便射了,下面仍然瘙癢難當,便躺在床上自慰了起來。
正當我陶醉的時候,姐姐回來了,於是我只好停止下來,和姐姐繼續把各自得好友介紹一番才准備睡覺。
躺在床上,我並沒有睡著,想著今天晚上被強奸的鏡頭,便又興奮起來,又開始自慰著,享受特殊的感覺。可是女人自慰用手真的很累,應該要找點東西輔助才舒服,於是我走到廚房,看到冰箱裡有黃瓜和香蕉,便拿了出來。其實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我還更喜歡自慰,畢竟我還沒完全能接受和男人做愛,因為我的思想是男人,我的性取向還算正常。
回到屋裡,我拿著大黃瓜,插進自己的小穴裡,這黃瓜還真大,加上皮上還有軟軟的刺,在陰道裡抽插有著更強烈的快感,只是涼冰冰的,並不舒服。插了一會兒,發現肚子有點餓了,便把那只沾滿淫水的黃瓜給吃了。這味道還不錯,至少比男人的精液要好一些。
接著我又拿起香蕉,插進陰道,漸漸的達到高潮。
突然我心生一計,把香蕉皮剝了,然後把香蕉肉放進陰道裡,“嘿嘿,泡到明天早上再吃吧!”我越想越興奮,“有點變態,但是沒辦法,誰叫我遇上這樣的怪事。”
終於,我進入了夢鄉。
一早醒過來,我就趕緊把小穴裡的香蕉取了出來。
“哈哈!這就當今天的早餐吧!”香蕉泡得軟軟的,熱乎乎的,一種別樣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