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9日星期六

夢幻成真 3

這幾天經過阿治幫我的特訓,我已經可說是個百分之百的女孩子了,不論化妝、言行、吃東西、走路、月經、待人處事還有坐摩托車沒有一樣不像個女孩子,現在我可以回家面對我的父母了。
昨天我的大姨媽走了,阿治興高采烈的說今天要幫我「開苞」,其實到了這個時候我反而有點擔心,倒也不是說我不喜歡阿治,而是因為我知道阿治的弟弟有多大,我怕我的小穴會受不了,而且聽說每個女孩子的第一次都不是享受,而是咬緊牙根強忍痛苦,就這樣讓我頗為煩惱。
於是我們約好今天要去"FRIDAYS"餐廳吃大餐。我為了身材著想已經節食了有一兩天,同時我更仔細打扮一番,臉上化了點淡妝(最近學的),把些許頭髮結了個小辮子掛在左耳後,戴上白色的小髮箍和耳環。
而身上穿的更是精心打扮,一件連身短裙式合身粉紅色套裝,沒穿胸罩,套裝外加一件白色襯衫,因為我沒有事過沒穿內褲在街上走的感覺,所以我只有在下半身穿了一件陰部有開口的白色絲襪,我想試試風從下體吹過的涼爽感覺,同時不穿內褲只穿短裙走在街上的感覺更是刺激,怕隨時都有曝光的可能。
一切打扮OK後我就乖乖的在寢室等阿治的來到。
「好了嗎?」阿治問到
「好了,我馬上來」在門口穿了雙阿治留給我的黑長統皮靴後便挽著他的手臂出發了,我用側座的方法坐他的摩托車,同時緊緊抱住他,將胸脯抵在他背後,我沒有將雙腿合的很緊,這樣車子行走的時候裙襬就會隨風微微輕飄,讓別人有機會看到我的私處,滿足觀眾嘛。從前當男孩子的時候,看到穿迷你裙坐摩托車的女生總是夾緊雙腿,讓我不能一飽眼福,因此今天我就服務一番,反正阿治在前面專心騎車,也不會知道我在後面做什麼。
「這樣舒服嗎?」我調皮的用雙手隔著褲子慢慢摸他的陰莖,更在他耳後輕輕吐氣,我感覺的到阿治已經硬起來了
「妳乖乖的不要亂來我在騎車,這種事回家在作」他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輕輕摸了幾下
「好!!!」我回答道,且緊緊的抱住他,讓他享受我的乳房
一路上我發現,有一個人不斷跟著我們,而且似乎不斷注視我雙腿間,我想他是想要看一看我的秘處吧!!!
其實我這個人是很大方的,既然我有好東西就不妨讓別人欣賞看看,不過是否要和別人分享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於是我把裙子向上拉高並把雙腳張開點,讓他能更清楚的看到我裙內風光,並對他做了個飛吻,活脫像個小騷妹。
不過他似乎看的傻了眼,不敢相信似的雙眼瞪大不停注視著我的那裡,以致於前面有車也沒有發現,我對他比了比他才發現快要撞車而緊急煞車,我們之間的距離就拉大了,因此我就沒有再看到他。
我沒有穿內褲其實外表看不出來,但是走在路上總覺得有千百隻眼睛在看著我,或許是心理作用但真的有種莫名的興奮。
到了餐廳我才發現那裡真是高級,菜單價錢都在4~5百元左右,說真的我沒有吃過那麼貴的餐廳也不知道要怎麼點,就讓阿治幫我決定。
要附帶一提的是餐廳的服務生不時用眼角偷看我被我發現了這種受到人家注目禮的感覺真好以前從來不曾有過,我想這就是當個美女的好處之一吧!!
吃完飯當然是由阿治付錢,這是身為男士的禮貌嘛!!!
我們順便還看了場電影,於是就回家了
一路上我的心情真的是忐忑不安,一方面我想嘗試做愛的感覺,另一方面卻又感到害怕、害羞與期待,隨著家越來越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
到家後我和阿治兩個都坐在他房間床上,我不知道應該要跟他說什麼才好,其實這個時候應該是男生主動,但我跟他的關係特殊也不知道該由誰先開口好。
「去洗澡吧!!!」阿治說
「好」我乖乖的走向浴室
在洗澡的時候我想了很多
究竟是要用開放的態度來面對他,還是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一樣靦腆,最後我決定放開我自己。
洗完澡我仍然穿了今天穿的服裝走出去(就是短連身裙和白色露出陰部的絲襪),
因為我知道男人喜歡在做愛時把女生的衣褲一件件拔去以滿足強暴似的快感,加上我的絲襪絕對能促進男生的血液噴張。
阿治把我攔腰抱起輕輕的放在床上,開始溫柔的說話。
「雨蒨乖,妳不要緊張我會很小心的」阿治的臉龐就在我的眼前,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當男生時長的是如此讓女人心醉,我臉紅了。
就在阿治和我輕聲細語說話的時候,他的手已經在我的身上遊走,我才發現原來不一定要撫摸性感部位才會有快感,當男生輕輕撫摸女生時也同樣會讓女生舒服。那種感覺真叫人舒懶,於是我把眼睛閉起來享受。
「啊!!」突然我叫了出來,當他的手停在我的乳房上並慢慢的繞著乳頭轉動,當然我的乳頭早已充血挺立了。
阿治隔著我的連身裙揉動我的乳房,因為沒有穿胸罩,所以他可以隔著衣服捏到我的乳頭。「雨蒨妳的胸部好大,好像兩顆西瓜喔!!」
「你好討厭啦!!人家才沒有那麼大呢!!!那麼大多難看」
「啊!不要,好痛~~~~」阿治大大力的捏了下我的乳尖。
「你好粗魯,人家會痛的耶!!」我說
「這樣才舒服」阿治邊說話邊把我的衣服褪下,並把脫下自己全身衣褲把它丟到一旁
我看到他那根又黑又粗又長足足有20公分的大肉柱,不禁嚥了口口水,我的小穴已經因為剛剛的愛撫早就濕答答的了,陰道裡面漸漸的癢了起來,身體更是火熱難耐。
我好想要他將那又大又粗的恩物放進我的小穴內,刺破我的處女膜,並替我止癢。
但是我知道無論我再怎麼想要,我都不能先開口哀求他,一旦開口我的處境就區居劣勢,只能任他宰割了。
「雨蒨妳居然沒有穿內衣褲,還穿這種絲襪,真是性感」阿治似乎有點驚訝卻又有點性奮,這樣讓他本來就很大的陽具變的更大了。
我把眼睛閉上享受他的愛撫,但是雙手卻緊緊捉住床單,本來我就很緊張嘛!!
「雨蒨的櫻桃真漂亮粉粉嫩嫩的,我要吃了!!」阿治用嘴唇含住我的乳頭,並且不時用舌頭挑逗她,偶而又大力的吸住我的乳頭將她拉起另外一隻手則粗暴的抓我的另一個胸部。
「不要這樣粗魯的吸她,我的頭頭會變黑」我沒意識的說了一句話。
我的腰部不停扭動,因為下體真的癢的受不了,但是我始終沒有哀求他或是發出淫叫。
但是阿治似乎非要等到我投降他才要向我的下體出發。
「啊~~~啊~~~喔~~~啊~~~」我投降了,開始發出令人血脈噴張的聲音,因為我的下面已經濕的沾濕了床單和我的大腿內側,我可以感覺淫液正不斷的流出來,裡面癢的讓我受不了。
這時阿治才把嘴巴移到我的陰部用手扒開我的雙腿和陰唇。
我們做愛並沒有關燈,所以現在我的密處已經赤裸裸的呈現在他眼前,這樣讓我感到害羞和興奮,我似乎很喜歡讓人看到我的陰部,她是如此的漂亮。
「雨蒨妳真淫蕩,看妳都濕成這樣了。喔!!真好喝的蜜汁」阿治不停用舌頭舔我的龜頭珍珠、小穴口和小陰唇,這樣讓我更淫亂,叫的更大聲了。
「啊~~啊~~~喔~~喔~~」
我叫的更大聲,把所有的衿持擺到另外一邊去,現在的我只想要他趕快插進來。
「啊~~~你為什麼停下來呢?」當他停止動作時,我在心中說到
突然他把嘴湊到我小嘴上,滿口我的蜜汁流了過我嘴裡
「吞進去」阿治命令的說
我毫不考慮把它吞了進去,因為那是我自己的愛液,同時我跟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這時我感覺的到阿治的大恩物正在我小妹妹外面蠢蠢欲動的摩擦著。
「你會負責任嗎?我變成現在這樣,除了你跟我有同樣的命運以外,我不知道能嫁給誰了,以後…你..會娶我嗎???」我說
「不要擔心,現在我也跟妳一樣,我會負責任的」太好了,有了他那句話我放心了,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啊!!!女人真好騙
「準備好了嗎?我要進去了」
我點點頭「溫柔點兒」………
阿治將我小腿抬高放到他肩上,並將他在我洞口的陰莖緩緩突入
我只感覺到我的陰道好像快要裂開般的疼痛,平時我只放進一根手指頭就已經有點受不了了,現在在我身體裡面的東西居然有我手指2~3倍粗,你說我怎能消受的了。
阿治進到一點點深度的地方突然停下來,我還以為他體諒我要讓我休息一下。
其實這時候我的眼睛裡已經有淚水在打滾了,真的很痛。
突然他大大力的向前衝進去衝破了原來阻擋他使他停下的處女磨,幾乎整整20幾公分長的陽具都進到了我的小穴裡面,甚至我可以感到他的陽具頂到了我的子宮。
這時後我拼命的張開雙腳,希望能將自己的陰道撐大一點,以減少疼痛感。
「不要~~~嗚~~人家不要了啦~~~嗚~~~嗚~~~」我已經哭了出來,雙手緊緊的捉住阿治,並用指甲亂抓他,但是這仍然不能解決我的痛苦,小穴裡面濕濕的已經不知道到底是淫液還是血液了,我的腰不停的扭動著,希望找到一個最不會痛的姿勢,但我錯了,不但越扭越痛反而激起他更深層的慾望,阿治開始前後的抽動著,絲毫不憐香惜玉,我只感到自己的乳房不停的在晃動,並且陰部已經痛的快要麻痺了
「慢一點啦…求~~求你~~唉呦~~~嗯嗯~~~啊~~慢一點啦!!!!好痛痛......啊啊啊~~~~~」
阿治聽到我不停的哀嚎求饒,反而更狂爆的戳插我的小穴,和一直頂我的子宮。
最後我只感到我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而阿治的陽具也不停抽動的吐出灼熱的液體。
完了事我躲在被單裡啜泣,一方面是因為真的很痛另一方面是為了他一點也不溫柔一點也不會站在我的角度替我想而傷心。
「雨蒨乖乖的不要哭,你這樣哭我好傷心………」阿治在一旁安慰我就這樣我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早上醒來已經是上午8點多了,看看阿治不在床邊,「出去了吧!!」
「啊!!你醒了啊!!我去幫你買早餐了。」阿治進門說到
看到他我反而有點不好意思,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臉不禁紅起來了。
走下床去突然發覺自己仍然沒有穿衣服,不禁側過身去用雙手遮住自己重要部位。
「你不要看我」雖然昨天和他幹了那檔事,身體任何部位都被阿治看的一清二楚了,但是仍然會有點不好意思。
「不要害羞,我們已經是什麼關係了!!何必遮遮掩掩的呢!!!」
阿治親了我一下,順便把我的手輕輕拉開。我跟他走過去座到他腿上,身體靠著他,讓他餵我吃早餐。
當個女生真好就連吃飯這種事情都有人服務。
「還會不會痛?」阿治一邊說一邊用手揉揉撫摸我微微紅腫的陰部
「還有一點,感覺好像還有東西插在裡面,怪怪的!!!」我說
「等一下幫你擦點藥,這樣會比較快好」阿治
阿治的手仍然一直在摸我的陰部,不一會兒我的性慾又被挑起,陰部已經有點濕了,乳頭尖起來,臉開始發燙,我想要。
我用手指伸進自己的陰道了沾了點愛液,然後把手指放到阿治嘴裡「好吃嗎?再疼雨蒨一次好嗎??雨蒨現在想要」
「什麼????」阿治似乎被我嚇到「妳不是還會痛嗎?怎麼……」
「唉呀!!不管啦!人家那裡癢癢起來了,求求你嘛!!!」
受不了我哀求的眼光與挑逗,加上阿治也有點想要上我,年輕嘛!!我終於體會到性愛真正的樂趣,這一次做愛確確實實讓我享受到了,先前疼痛的感覺被酥麻的快感所取代,先前所不好意思的浪叫,這一次也毫無保留的呻吟。我們更是連續來兩發,第一次我讓阿治射進我的小穴裡,第二次因為我稍微感到陰部疼痛又不好意思掃他的興,就嘗試了用嘴巴幫他解決,第一次吃到精液的感覺並不會噁心,反而有點興奮,這就是女孩子吧!!!!
我想我愛上了這種感覺!!!!
我每天都想要嘗試!!!!!!!!!!!!